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记者不发通稿被退群《特警队》奇特操作背后是娱记的新宝5测速职场乱

  新的一年开始了,可是每天瓜田里又开始周而复始。各大跨年各种艳压之后,金希澈接棒韩庚公布了对MOMO的好感,适龄婚恋每年都不缺。

  娱乐圈嘛,就是这样,争艳总是抢眼,感情谈资更是长期话题。是记者们真的太懒了吗?倒是未必吧,如今一部好作品上阵,外界固有印象就是一轮轮通稿上阵,差不多的角度,差不多的用词,总能达到一个漂亮的指数。

  1月2日,有一篇报道并没有登上热度榜,但是在记者圈子里还是有不少讨论。故事发生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12月25日,哈尔滨《新晚报》的记者突然被踢出了一家影视公司的媒体工作群,原因是记者“不发通稿”。

  面对目前即将上档的电影方提出“想采访明星、参加电影活动得复制粘贴主办方写好的宣传稿”,要想自己写稿子,那就闭门送客。

  曾经被认为是带领受众接近真相的记者如今都成为发布会的群演,按部就班的参加发布会,除开给现场凑人头、念安排好的提问,然后还要从根本上放弃职业要求,一键发送剧组的观点与态度。

  据《新晚报》的报道,把记者踢出群聊的,是负责电影《特警队》的宣发人员,对方直言原因是记者不愿意“按通稿做”。

  与之相印证的还有这位宣发人员随后在群聊里强调的“以通稿为准”,而此前被踢出群的记者已经失去了参与群访的权利。

  不难看出,这位宣发人员顾虑的是如果参与报道的记者没有按通稿做,那么会“不方便”。

  记者采访然后发布是职业本身,如今只要按照自己的观点出内容就失去了采访权,还会“不方便”!是不是让人匪夷所思,事实上,不愿意妥协的只是少数,更多人都默默的跟上了一句“收到”。

  举个栗子,平时动辄刷屏的“某某艳压红毯”、“某某大片时尚动人”、“某某晒新造型”基本都是艺人经纪公司发的通稿,为了给艺人撕相关代言资源时积攒时尚曝光率和带货能力用,有单人的也有情侣的还有亲子的,基本覆盖所有年龄段人群。

  还有重点介绍艺人近期工作动态或出品方通报作品进展的一类,主要目的是刷存在感保持关注度。

  当然,出品方发布的通稿里,长成下面这样的,还有一个官宣名分定番位的功能。

  另外还有公开回应发声表态的一类,为了避免被断章取义,也一般采取发通稿的形式。

  通稿满天飞,结果就是虽然现在的媒体形式从传统媒体已经拓展到了新媒体、自媒体等多样化状态,但大家所传播的内容不是越来越丰富,反而越来越趋同。

  比起曾经的媒体动辄可以给赵薇、李冰冰等等打电话求证的时代,如今的记者基本上很难直接采访到艺人本人,信息渠道渐渐被上游制作方、经纪公司给一手操控,除了极少量的爆料,绝大多数新闻稿件里都带着一股怎么都洗不掉的公关味。

  在娱乐类采访里,除开通稿,还有来自经纪人、宣传统筹、艺人助理等各种门类的约束 。

  说说我们见过的把,打工小花旦曾有一部群星陪衬的作品上映,群访时记者不约而同对准戏骨们发问,结果被冷落的小花现场黑面,身边工作人员中断采访,现场对峙,一度还有推搡。

  当然,比起现在来说,小花旦还算挺客气了,毕竟被问神奇男友究竟是谁也大方回答,也没三番五次的审核提纲。

  樱桃也采访过一位神奇的女演员,在出道之初,一个专访提前一个月接洽,提纲改过八轮,但凡让艺人皱眉头的问题都全线被cut。经纪人还和宣传各站山头,一边来来回回删提问,一边安抚你必须要继续这个已经索然无味的采访。

  最终,提问只剩下“你对你的角色怎么看,剧组有什么好玩的事”等等模式化问题。经纪人还要求你把提问的答案也一并写上,电话里甜蜜蜜地说:“亲爱的,你也知道我们家艺人不太会说话,你想让她说啥你就写吧。”

  相较起来,审核提问已经成了记者们深谙的规则,要求必须按照拟定的提问顺序回答的艺人也比比皆是,惊艳了无数时间的大美人就曾经透过经纪人表示,但凡不按顺序问的,一律不回答。

  工作人员的答复也很诚恳:艺人背的答案都是按顺序的,你们打乱顺序,她就记不住词了!

  这个模式差不多就是,记者变成了群演,采访变成了一场戏,记者们还要负责做个编剧,但是碰到了一个不断给你修改戏的主角,以及不断推翻你逻辑的导演。

  这样的遭遇在媒体圈一点都不鲜见,前几天某门户网站也推出了一组《2019我们好难》的另类总结,吐槽了与艺人打交道时遇到的奇葩事。诸如某位人设众多的初恋脸男星“什么问题都敏感”、工作人员频繁拍肩膀打断提问。

  某频繁上焦点的的小花在采访时各种嗨聊热聊畅聊,过后却翻脸不认账,亲自动手改稿子。

  下面这种要求统一发自己团队提供的精修图的状况,老阿姨也遇到过好多次,只是有的审美无力吐槽,有的修图修到亲妈不识,更重要的是这种图和新闻内容毫不搭界。

  反复无常的态度、啥都要拒绝的姿势,让记者们无所适从晕乎乎,仿佛自己成了漫画里的“没头脑”,而对方自然是“不高兴”了。

  一定有人收,只有现在的明星才这样吗?不在乎暴露年龄的老阿姨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虽然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是非,但,曾经的是非还可以分得出个对错。

  初代顶流爱豆、如今仍牢牢坐稳头部花旦的赵薇,在凭《还珠格格》系列红遍亚洲之后,转向影坛发展,一口气接拍了多部电影,但一连串的反响都不太理想。

  特别是2003年上画的《炮制女朋友》,以赵薇的人气,依然没有能够拿到及格分,她一度被批“票房毒药”。

  面对差评,赵薇并没有辩解“我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不造吗”,一方面回到母校攻读导演系研究生,一方面拓宽戏路接拍《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一个女人的史诗》等文艺片,赢得前辈老戏骨斯琴高娃的认可,同时靠着《京华烟云》、《画皮》系列继续巩固着她的观众缘。

  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交出毕业答卷,以及《亲爱的》里面成功扮演失去孩子却不甘向命运屈服的李红琴,赵薇扭转口碑。

  关于她的争议依然有很多,但是被口碑两极分化的《两只老虎》里,没有人质疑赵薇演的不行。

  另外也认真说,采访过赵薇十几年,我们还真没有一份提纲反复修改过,面对各种提问她也并不躲闪。因为多年前曾经在长沙演出时遭遇尴尬,赵薇此后多年都不曾踏足,被认为有心结。

  赵薇多年后终于亮相长沙,记者们还在绕如何提问,她就一语中的:“我和长沙没心结。”

  当年成龙因为“小龙女事件”被曝光后有些恼怒,声称要公开和媒体呛声。结果电台节目主持人查小欣直播中批评成龙“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没道理”,成龙直接打电话到节目中来沟通,老老实实回应了外界的质疑。

  虽然他的说法依然有为自己辩解的成分在,但和现在“万事万物皆敏感皆不答”的艺人们比起来,还是让人感慨万千。

  流量爱豆们掌握话语权的另一个结果,就是让现实中的是非对错被倒挂。一些爱豆犯错甚至触碰底线之后,粉丝们盲目洗地的声势常让人无言以对。

  凭一己之力搞散BIGBANG的李胜利,引发韩娱圈连番地震后却意外全身而退,粉丝们排队高呼“我们哥哥堂堂正正”。

  老实说,艺人们没有曝光时通过团队联系媒体想要博个机会,然而每当面对批评时就拿出“雪花论”来当作护盾。

  有一说一,谩骂与恶意攻击确实是“雪花”,如果连批评都看不得,那真是在人气的粉红泡沫里练就了一颗极品玻璃心。

  正常的媒体与艺人的关系应该像金星所言,希望彼此“像情人”,“我和媒体永远都是情人的关系,虽然我很喜欢你,有时也会烦,可以吵架抱怨,但希望不要翻脸。”

  媒体公正客观地报道艺人,艺人也可以借助媒体平台宣传发声,这本身就是水与舟的关系,能载亦能覆,其中也有微妙的平衡,媒体可以参与造星,也能带着观众更加贴近真相。

  只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只准发通稿、发精修图”的要求开始变得稀松平常,一份采访提纲来来转转数轮后又全部被推翻,但凡新作必须整齐划一的打call比新的一年开始了,可是每天瓜田里又开始周而复始。各大跨年各种艳压之后,金希澈接棒韩庚公布了对MOMO的好感,适龄婚恋每年都不缺。

  娱乐圈嘛,就是这样,争艳总是抢眼,感情谈资更是长期话题。是记者们真的太懒了吗?倒是未必吧,如今一部好作品上阵,外界固有印象就是一轮轮通稿上阵,差不多的角度,差不多的用词,总能达到一个漂亮的指数。

  1月2日,有一篇报道并没有登上热度榜,但是在记者圈子里还是有不少讨论。故事发生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12月25日,哈尔滨《新晚报》的记者突然被踢出了一家影视公司的媒体工作群,原因是记者“不发通稿”。

  面对目前即将上档的电影方提出“想采访明星、参加电影活动得复制粘贴主办方写好的宣传稿”,要想自己写稿子,那就闭门送客。

  曾经被认为是带领受众接近真相的记者如今都成为发布会的群演,按部就班的参加发布会,除开给现场凑人头、念安排好的提问,然后还要从根本上放弃职业要求,一键发送剧组的观点与态度。

  据《新晚报》的报道,把记者踢出群聊的,是负责电影《特警队》的宣发人员,对方直言原因是记者不愿意“按通稿做”。

  与之相印证的还有这位宣发人员随后在群聊里强调的“以通稿为准”,而此前被踢出群的记者已经失去了参与群访的权利。

  不难看出,这位宣发人员顾虑的是如果参与报道的记者没有按通稿做,那么会“不方便”。

  记者采访然后发布是职业本身,如今只要按照自己的观点出内容就失去了采访权,还会“不方便”!是不是让人匪夷所思,事实上,不愿意妥协的只是少数,更多人都默默的跟上了一句“收到”。

  举个栗子,平时动辄刷屏的“某某艳压红毯”、“某某大片时尚动人”、“某某晒新造型”基本都是艺人经纪公司发的通稿,为了给艺人撕相关代言资源时积攒时尚曝光率和带货能力用,有单人的也有情侣的还有亲子的,基本覆盖所有年龄段人群。

  还有重点介绍艺人近期工作动态或出品方通报作品进展的一类,主要目的是刷存在感保持关注度。

  当然,出品方发布的通稿里,长成下面这样的,还有一个官宣名分定番位的功能。

  另外还有公开回应发声表态的一类,为了避免被断章取义,也一般采取发通稿的形式。

  通稿满天飞,结果就是虽然现在的媒体形式从传统媒体已经拓展到了新媒体、自媒体等多样化状态,但大家所传播的内容不是越来越丰富,反而越来越趋同。

  比起曾经的媒体动辄可以给赵薇、李冰冰等等打电话求证的时代,如今的记者基本上很难直接采访到艺人本人,信息渠道渐渐被上游制作方、经纪公司给一手操控,除了极少量的爆料,绝大多数新闻稿件里都带着一股怎么都洗不掉的公关味。

  在娱乐类采访里,除开通稿,还有来自经纪人、宣传统筹、艺人助理等各种门类的约束 。

  说说我们见过的把,打工小花旦曾有一部群星陪衬的作品上映,群访时记者不约而同对准戏骨们发问,结果被冷落的小花现场黑面,身边工作人员中断采访,现场对峙,一度还有推搡。

  当然,比起现在来说,小花旦还算挺客气了,毕竟被问神奇男友究竟是谁也大方回答,也没三番五次的审核提纲。

  樱桃也采访过一位神奇的女演员,在出道之初,一个专访提前一个月接洽,提纲改过八轮,但凡让艺人皱眉头的问题都全线被cut。经纪人还和宣传各站山头,一边来来回回删提问,一边安抚你必须要继续这个已经索然无味的采访。

  最终,提问只剩下“你对你的角色怎么看,剧组有什么好玩的事”等等模式化问题。经纪人还要求你把提问的答案也一并写上,电话里甜蜜蜜地说:“亲爱的,你也知道我们家艺人不太会说话,你想让她说啥你就写吧。”

  相较起来,审核提问已经成了记者们深谙的规则,要求必须按照拟定的提问顺序回答的艺人也比比皆是,惊艳了无数时间的大美人就曾经透过经纪人表示,但凡不按顺序问的,一律不回答。

  工作人员的答复也很诚恳:艺人背的答案都是按顺序的,你们打乱顺序,她就记不住词了!

  这个模式差不多就是,记者变成了群演,采访变成了一场戏,记者们还要负责做个编剧,但是碰到了一个不断给你修改戏的主角,以及不断推翻你逻辑的导演。

  这样的遭遇在媒体圈一点都不鲜见,前几天某门户网站也推出了一组《2019我们好难》的另类总结,吐槽了与艺人打交道时遇到的奇葩事。诸如某位人设众多的初恋脸男星“什么问题都敏感”、工作人员频繁拍肩膀打断提问。

  某频繁上焦点的的小花在采访时各种嗨聊热聊畅聊,过后却翻脸不认账,亲自动手改稿子。

  下面这种要求统一发自己团队提供的精修图的状况,老阿姨也遇到过好多次,只是有的审美无力吐槽,有的修图修到亲妈不识,更重要的是这种图和新闻内容毫不搭界。

  反复无常的态度、啥都要拒绝的姿势,让记者们无所适从晕乎乎,仿佛自己成了漫画里的“没头脑”,而对方自然是“不高兴”了。

  一定有人收,只有现在的明星才这样吗?不在乎暴露年龄的老阿姨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虽然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是非,但,曾经的是非还可以分得出个对错。

  初代顶流爱豆、如今仍牢牢坐稳头部花旦的赵薇,在凭《还珠格格》系列红遍亚洲之后,转向影坛发展,一口气接拍了多部电影,但一连串的反响都不太理想。

  特别是2003年上画的《炮制女朋友》,以赵薇的人气,新宝5登录依然没有能够拿到及格分,她一度被批“票房毒药”。

  面对差评,赵薇并没有辩解“我已经很努力了你们不造吗”,一方面回到母校攻读导演系研究生,一方面拓宽戏路接拍《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一个女人的史诗》等文艺片,赢得前辈老戏骨斯琴高娃的认可,同时靠着《京华烟云》、《画皮》系列继续巩固着她的观众缘。

  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交出毕业答卷,以及《亲爱的》里面成功扮演失去孩子却不甘向命运屈服的李红琴,赵薇扭转口碑。

  关于她的争议依然有很多,但是被口碑两极分化的《两只老虎》里,没有人质疑赵薇演的不行。

  另外也认真说,采访过赵薇十几年,我们还真没有一份提纲反复修改过,面对各种提问她也并不躲闪。因为多年前曾经在长沙演出时遭遇尴尬,赵薇此后多年都不曾踏足,被认为有心结。

  赵薇多年后终于亮相长沙,记者们还在绕如何提问,她就一语中的:“我和长沙没心结。”

  当年成龙因为“小龙女事件”被曝光后有些恼怒,声称要公开和媒体呛声。结果电台节目主持人查小欣直播中批评成龙“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没道理”,成龙直接打电话到节目中来沟通,老老实实回应了外界的质疑。

  虽然他的说法依然有为自己辩解的成分在,但和现在“万事万物皆敏感皆不答”的艺人们比起来,还是让人感慨万千。

  流量爱豆们掌握话语权的另一个结果,就是让现实中的是非对错被倒挂。一些爱豆犯错甚至触碰底线之后,粉丝们盲目洗地的声势常让人无言以对。

  凭一己之力搞散BIGBANG的李胜利,引发韩娱圈连番地震后却意外全身而退,粉丝们排队高呼“我们哥哥堂堂正正”。

  老实说,艺人们没有曝光时通过团队联系媒体想要博个机会,然而每当面对批评时就拿出“雪花论”来当作护盾。

  有一说一,谩骂与恶意攻击确实是“雪花”,如果连批评都看不得,那真是在人气的粉红泡沫里练就了一颗极品玻璃心。

  正常的媒体与艺人的关系应该像金星所言,希望彼此“像情人”,“我和媒体永远都是情人的关系,虽然我很喜欢你,有时也会烦,可以吵架抱怨,但希望不要翻脸。”

  媒体公正客观地报道艺人,艺人也可以借助媒体平台宣传发声,这本身就是水与舟的关系,能载亦能覆,其中也有微妙的平衡,媒体可以参与造星,也能带着观众更加贴近真相。

  只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只准发通稿、发精修图”的要求开始变得稀松平常,一份采访提纲来来转转数轮后又全部被推翻,但凡新作必须整齐划一的打call比心,但凡提出批评就变成了“黑色雪花”。

  在粉丝的追捧、通稿的溢美之词里,已经听不得半点批评,这样的人气爱豆也好,影视作品也罢,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自娱。连面对真实评价的勇气都没有,你还能指望他们靠作品、靠口碑火出圈吗?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