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模型研究

  摘 要:“互联网+ 教育”带来的就业挑战要求大学生接纳、利用、改造信息技术, 以更广阔的视角、更前瞻性的思维方式在实践和学习中不断审视自己、关怀他人、思考未来所在组织乃至社会的前进方向。本文在分析国内外研究与国家标准的基础上提出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结构模型并分析其内涵特征,通过调查问卷了解当前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现状,以此探讨在“互联网+ 教育”背景下如何开展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培养工作。

  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飞速发展,大学生面临更加严峻的就业形势,需要拥有驱动并领导这种变化的能力,以更快速认识、了解“互联网+” 时代的需求,把握能力培养方向,提升学习与工作效能, 拥有推动变革的能力和方法。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强调的是一种因过程产生的影响而非职位产生的权力。因此,培养和塑造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最终目标是通过信息化的方法、技术和手段促进每一位大学生的学习和发展,帮助大学生认识他们在网络环境下建立的数字化身份,理解自己的信息技术应用能力、认识自己的网络社交兴趣,最重要的是促进大学生开发并有效地实施这种能力,调动自己、团队、社会成员进行协作, 不断提高学习和工作效能。

  在校园环境中与教师或其他教育管理者相比,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发挥主要依靠社交媒体。相较于国外,国内对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研究较少,研究者仅仅关注或调查学生干部如何使用社交媒体。国外研究者已经开展了与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相关主题的研究。

  目前,研究人员已经开始探索大学生领导力的发展,并探讨不同流派的领导力模型对大学生群体的适用程度,但是对大学生领导力如何在信息时代背景下发展的研究较少。研究更多从大学生领导力理论入手,例如英格尔顿(Ingleton)[1]认为四种主要的领导力理论在大学生领导力研究和项目应用中较受欢迎,包括变革型领导力、情绪智力型领导力、关系型领导力和社会变革型领导力。国内外学者也分别对变革型领导力、情绪智力型领导力、关系型领导力和社会变革型领导力进行研究,探讨适合高校大学生领导力教育的理论和评估工具,以更好地指导大学生领导力教育的实践。

  早在十年前,国内外的研究者就已经对大学生使用社交媒体的行为与内在规律进行分析和探究,人们发现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大学生维系人际关系的工具,这对大学生利用其培养并发挥信息化领导力具有积极作用。例如格米尔(Gemmill)等[2]通过研究认为,随着学生年级的增长,学生社交媒体的使用次数在逐渐减少。陈白云等[3]和伯恩鲍姆(Birnbaum)[4]都通过社交媒体研究大学生的自我表现行为和自我表露的方式,并探讨大学生社交媒体的使用模式、用户分类和在线行为,为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外在信息行为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基础。

  目前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研究主要关注数字身份、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和信息化领导力等方面。研究者普遍认同社交媒体在学生身份认同发展中的作用,但却发现缺乏实证研究。数字身份主要涉及大学生使用社交媒体发挥信息化领导力内在的心理特质及外在的信息化行为表现。例如Zhao 等[5]针对大学生数字身份形成方式及其内容进行研究,通过分析学生展示在网络环境中的信息剖析其身份结构。古德(Goode)[6]认为对许多大学生来说,能否建立较有影响力的数字身份与个人先前教育经历和家庭教育信息化资源有一定的关系。在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方面,阿布鲁(Abreu)[7] 发现目前现有的信息素养教育都缺乏重点。在信息化领导力方面,埃里克·申格(Eric Sheninger)提出通过学校管理者来提高学生的信息化领导力,但是,关于信息化领导力方面的培养工作在现有的课程教学活动中并没有得到体现,设置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公共课程势在必行[8]。

  虽然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等相关主题的研究近几年才受到国内外研究者的关注,但是在理论模型构建、概念内涵阐释等方面的理论研究之外,国外研究者也开展了一些实证研究(具体见表1),以期表明社交媒体与信息化领导力之间的互动关系。

  由于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发挥更多借助于社交媒体实现,因此研究样本也多是社交媒体上学生自我展现的资料与信息。不可否认,这些客观的、一手的数据不会受来自其他方面的过多干预,但也有研究者提出社交媒体中大学生自己塑造的数字身份是由他们有选择地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的信息与内容所形成。因此,研究需要结合问卷调查、小组访谈来确定大学生在网络社交平台上所展示的数字身份的真实情况。

  值得关注的是,自我陈述是研究者较多采用的研究方法,大学生对自己在社交网络上的言论及行为进行说明,阐述自己的行为方式、行为偏好、主观感受和评价反思。这样不仅能为研究者评价大学生群体信息化领导力的能力水平提供依据,而且能从更深入的角度发掘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生成动因、价值取向等问题,为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培养提供外在的行为表现依据和内在的心理活动依据。

  国外学者不仅对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各个维度进行全面的调查分析,并且还从学生事务管理者的角度,探讨为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提升提供外部的课程建设、实践活动、培养项目等多项发展活动。同时,研究者认为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受原生家庭、教育背景、伙伴群体的影响较大,因此需要对大学生入学前的情况进行调查。

  2007 年,美国国际教育技术协会制定的《面向学生的美国国家教育技术标准》(第二版)从创新与变革、交流与协作、熟练运用信息开展研究、批判性思维、解决问题与决策、数字化时代公民的意识与素养、技术操作与概念六个方面阐述了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能力构成,为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模型建构提供了评价依据。本研究基于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模型,参考国外有关能力标准并结合我国大学生实际情况,总结归纳国内高校大学生应该具有的信息化领导力的能力包括三个维度,即数字身份、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和信息化影响力,具体如图1、表2 所示。

  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形成,主要集中但并不完全是在大学期间完成全部的能力建构,这一能力早已根植于学生的家庭文化背景、信息化方面的教育经历、同伴的影响和早期教师的启蒙等复杂的环境之中。因此,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虽冠以大学生之名,但不能通过简单的学生发展理论将学生按年龄或年级标准进行样本分类分析,只考虑大学阶段的行为和发展。大学之前形成的信息化领导力的自我认知和行为方式也应该被纳入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研究范围之中。

  在21 世纪智能技术不断涌现、简单基础工作被机器取代的时代背景下,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不断吸收新的科技工具应用于个人能力发展、团队协作效率提高和促进机构创新变革,需要及时调整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模型中具体的技术应用部分以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另外,也需要注意到技术虽然可以带来新的机遇,但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它的价值、适用性及使用目标。需要在把握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模型的目标基础上,让大学生积极主动地开展创造性的和合乎道德要求的活动,在学习交流、体验的过程中获得符合实际需求而又不断更新的信息化领导力。

  为了验证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模型是否符合现实需求,同时调查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现状为提升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提供参考依据,本研究根据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主要维度,编制了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调查问卷,以河南省5 所大学的大学生为调查对象, 共发放问卷540 份,回收问卷525 份,有效问卷515 份。问卷主要按照上述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模型中分为3 个维度9 个方面27 个问题,采用李克特量表设有完全同意、比较同意、一般、比较不同意和非常不同意5个选项,通过SPSS 对问卷结果进行分析,并对问卷进行了效度、信度检验。通过SPSS分析,信度系数值为0.987,大于0.9,说明研究数据信度质量较高,可用于进一步分析。效度分析中,所有研究项对应的共同度值均高于0.4,说明研究项信息可以被有效地提取。

  通过对调查结果的统计分析表明,大学生所处的年级、教师是否对学生的信息化领导力表现出期望、大学生是否受过专门的信息化领导力培训等因素对学生信息技术应用能力维度中的多个方面产生显著影响,Sig 值小于0.05,如应用多种数字化环境和媒体进行交互、协作与发表作品,为项目团队贡献力量,信息化学生活动的组织等方面。显著性差异也就意味着通过学校的教育影响、班团活动的实际经验对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中技术应用的能力有正向影响作用,能够利用信息化领导力调动个体、团队、社会成员进行协作,提高学习和工作效能。

  但是调查显示,不同年级、是否受过培训等因素都没有对个人的数字身份和信息化影响力产生显著影响,这也就意味着学校教学及课程只能提高学生部分的操作技能。而信息化理念的更新、利用信息化方式解决问题的策略以及促进自身发展的能力并没有得到较大程度的提高,这也印证了国外研究者认为家庭教育、同伴影响和早期指导都是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重要影响因素,同时也反映出我国目前缺少具有针对性的信息化领导力方面的教育活动。

  从调查的统计结果来看,数字身份的得分均值明显低于信息技术应用能力与信息化影响力维度,这说明大学生具备掌握他们普遍认为能够利用某种信息技术完成特定任务要求的能力,但涉及利用信息技术进行理念、规划、反思的内容,大学生群体的表现就不太令人满意。总而言之,大学生较多关注社交媒体发表的内容形式和他们想要表现出来的外在行为表现,较少关注行为背后的内在观念价值。

  大学生的信息化影响力维度均值都较低,同时通过对学生的访谈发现,大学生更多停留在个人层面,并没有意识到积极利用信息技术并参与在线活动给他人、学校与社会所带来的变化。领导力作为双向关系的影响力,学生在信息化的环境中学着如何促进自身发展,学着如何适应团体协作,更要有作为社会主人翁的意识,积极投身于社会的发展与改革中去,这样能够提高自我价值感、效能感,进而增强学生对信息化领导力的理解,形成新的良性循环。而这一点却是大学生最容易忽略的信息化领导力价值。

  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强调的是大学生个人对自身信息化领导力的发挥与内化的过程,主要着眼于培养大学生的个人品质。信息化领导力是信息时代每个人都应具备的基本素养,大学生在网络环境建立的数字身份,使其实施社交媒体行为具有一定特点,对他人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影响,通过信息技术的分析、应用、评价等形式提高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与效率,同时也利用信息技术促进自己的专业学习和发展。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培养与提升必须从意识入手,使大学生意识到信息化领导力对自身、团体、学校、社会的影响作用,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从而有针对性地自主地提高信息化领导力。

  只有团队中所有成员都具备一定的信息化领导力, 信息化领导力的团队价值才能得以体现。信息技术与社交媒体对促进团队成员的交流沟通、组织协作都发挥着积极作用,成员基于组织产生相互依赖的共生关系,建立基于信息化的共同愿景,通过数字身份和信息化行为为团队服务,再通过相应手段影响团队中其他成员。同时,将信息化的交流、学习和反思方式融入生活日常,调动成员为共同的愿景努力。

  从教学双方互动的角度来讲,大学生信息化领导力的发挥能够给高校一线工作者的工作模式带来灵感上的激发,这将会是良性循环。信息时代“数字土著” 的生活与学习内容中从小就被融入信息技术、社交媒体等生活元素,能很好地与他们的学习、交流、协作进行整合,并且能够带来良好的心流体验。大学生是高校信息化建设活动主要的服务对象与受益者,是高校信息化创新的原生动力之一。因此,鼓励高校大学生在学习交流、社团活动等过程中积极发挥信息化领导力,新宝5登录进而触发高校教师、社团管理者、学生事务管理者及与学生直接接触的一线工作者对教学策略、学生培养、团队建设方面的思考,以期更进一步对学校中层领导者做出相应的策略反馈,掀起一场“自下而上” 的变革。

  王玥(1990— ),女,河南开封人,河南广播电视大学助教,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信息化领导力;

  赵慧臣(1982— ),男, 河南永城人,河南大学副教授,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创客教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